信用贷款也具有一定的风险,信用贷款风险分为哪几个部分?分别由谁来承担。大多风险责任清楚,很难推脱,也有责任不全在你,你只是个执行者,但难逃干系;有的是要你自担风险,去冲锋陷阵,你无法推诿或萎缩不前,否则必受制裁,苦果比风险还大……一个银行经理人,如果不懂风险的来路,缺乏对应的套路,那么,管理信贷一定会懵懂,出了事还不知所以然,就悲催了。
  谁放贷谁负责,出现坏账个人有责任,这是信贷问责的规律。但是,现实很复杂,集体出事,有时法不责众;责任轻重不以损失多少而论,有损失不一定有责任,无损失也有工作责任的问题。不管是什么贷款,一旦出了风险,执行者会没有责任吗?只要问:同样的政策要求下,为什么你的损失最大?理由充分。至于上级的领导责任由上上级来定,但对执行者追责合乎逻辑。因此,信贷从业者一定要谨慎理智,无论是谁让贷款、风险来自何方,执行中对风险程度得心中有数,尽职把好关,别糊里糊涂。无论东南西北风,不忘风控和适度。
  风险责任大体可分为三大类:
  1.政策类风险:责任各不同
  信贷的政策干预有几种类型:第一,限制性的,划定了红线。限定某些领域是禁区,进入即触犯规则,违法违规。例如,贷款不得进入股市等,进入必究。第二,限定性的,确定了规模。例如,宏观调控中限定对房地产贷款的投量等要求,违反受罚。第三,导向性的,指定了方向。例如,支持小微、三农、扶贫等风险大的贷款,不贷不行,高利率不行。三个方面都实行严厉的金融监管。前两类出自对银行信贷的保护,后一类要求信贷为经济的薄弱环节做出贡献,但总体看都是合理温和的,并无大的风险。
  真正的政策性风险是什么?有两类:一类是国家调控企业转型中的信贷风险。例如,90年代至本世纪初,在国企改革并购破产中形成了巨额的信贷损失,风险致使银行进入“财务性破产”。又如,在经济转型消除产能过剩的供应侧改革中,大量的企业关闭,相应贷款也损失了。另一类是国家提高了环境及技术标准,对企业形成的信贷风险。例如,在整治高能耗、高污染生产中,大批不合格企业被关停了,贷款无法清收转化,变成了坏账。
  信贷风险实质是政策性成本。原先生产力的形成依赖贷款,信贷并无大错,风险源于政策变了,信贷挡不住、避不开,还要主动去推进经济结构转型,这叫大局,责无旁贷。
  2.行业类风险:上级行有管理责任
  同行是冤家,每个行业中都有几万、几十万家企业,相互在拼死竞争。企业之间只有纵向供应链的依存关系,横向关系少有合作,只是对市场的争夺分割。市场竞争遵循丛林法则、零和游戏。企业竞争背后都是银行机构之间的战争,一家家银行在为双方提供贷款的支撑。企业你死我活,就是贷款你死我活,当一批批企业被淘汰出局,结局就是一笔笔贷款随之死亡。竞争越惨烈,信贷的代价越惨重,战场从国内一直延伸向国际市场。
  一家银行如何控制行业类风险?不同银行间的市场竞争是合理的,同一银行分支行间形成贷款企业的拼争不完全合理,应当管控。银行无法回避企业竞争,因为不清楚企业谁会胜败,但绝不能无动于衷,坐看分支行押宝支持企业打架,损失了到总行来申报核销。许多信贷损失都能找到行业政策失败的原因,这是个信贷的战略管理问题,责任在总行。总行应当有所作为,制定行业信贷政策进行限制、调节和指导,减少不必要的损失。
  行业风险属于信贷管理类风险,是一种对市场的战略管理能力。总体看,银行业缺乏积极主动的行业信贷管理,战略控制能力弱、水准低、执行力差,处于消极放任状态。例如,2010年以来贸易融资风险爆发,形成全国大面积失控,一个一个省市连续交替上当,造成了巨大的损失,就是例证。未来市场仍将出现大规模的并购重组,假如行业政策无效,失败的一定是银行自己。
  3.企业类风险:经理人担责
  企业类风险的责任在经理人,谁放贷款谁担责。企业类贷款风险是市场风险,属于信贷的专业能力范畴。风险的源头:第一,市场中企业生存的风险,企业生命周期短,死亡率高,竞争中优胜劣汰,企业失败导致贷款风险;第二,企业生产过程中的某一个环节为对象的信贷风险,局部风险致使相应的信贷产品失败。例如,结算贷款以企业产品销售环节为对象;贸易融资以流通商品的债权为质押等。在把控两类风险中,表面看债项信用较为可靠,似乎把握住债权物权就安全了,其实交易背景极其复杂,流通环节最易造假,使银行屡屡上当。
  两类风险有主有次,债项风险只是企业风险的一部分。无论何时,信贷都要首先判断企业风险状态,风险度决定一切,企业品质可靠,贷款相应可靠;企业不可靠,无论哪类贷款都要慎重。危机企业常会采取蜥蜴断尾的手法欺骗银行,在某些环节中造假。前10年信贷最大的风险教训是贸易融资,例如钢贸融资全军覆没,损失了数千亿元,大多银行都跌了大跟斗,违背了信贷风控的基本原理。
  本地代做工资流水制作公司提供办理银行流水账单、代办企业对公流水、工作收入存款证明,可代做工行、招行、农行、建行、中行、邮政等银行流水账单!